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生道人--雪相法师

善知识者是大因缘,所以化导令得见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雪相在此发宏愿 三宝虚空共为证 随顺十方三世佛 承接一切世尊愿 普使有情尽安乐 一切善愿皆圆满 共证菩提为究竟 吾人大愿方到岸

网易考拉推荐

普陀山“南海观音”开光親睹记——鲜为人知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建造传奇!  

2011-03-28 21:41:12|  分类: 佛学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普陀山“南海观音”开光親睹记

普陀山佛学院  沈仁岩

普陀山南海观音,高33米(基座13米)。庄严慈祥的圣容,面海而立,顶现弥陀,左手托法轮,右手施无畏印。开往普陀山的船舫,远远地就能瞻仰到雄巍的法身。

1997年10月30日开光,那天,人们一早就成群结队向观音跳涌去,现场内外,挤满了人。南海观音大座共分二层:上层是观音宝座,1150平方米,为“功德厅”,是贵宾、嘉宾、的观礼台;中层是“五百观音堂”,1683平方米,礼佛广场。外围1686平方米是集散的广场。7时以后,圣像所在地的山岗四周,密密码码全是人。当8点钟,法会宣布:“开光开始”!这一声刚出口,只见天空中的东南方,本来是白雲如棉敷的雲天,突然发射出一脈毫光,直照观音圣像、及整个法会上,同时五色的光芒四放,更有一道佛光从东海上出现;一个圆圈口,霞光的彩虹,从圆圈口如雨花地缤纷泻来!霎是不可思议的奇观。三层台阶人们掌声如雷,高呼:“南无观世音菩萨,南无观世音菩萨,南无观世音菩萨!”好多女居士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有几个猛的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如摏米;也有朗诵讚偈,一句一拜;一个上海来的客人,双手捧着一尊“观音像”正向佛光照来处迎接祥光,口中说:“我要为佛像真实开光。我看到了千载难逢的佛光!”

九年前,(1989年)九月十九日,普陀山“全山佛像开光,和妙善方丈陞座”,妙公大和尚于普济寺大雄宝殿上香时,空中显现观音大士圣容及龙虎相随,信众惊奇大呼,嘶叫悲啼。我把此事,记为“佛菩萨显应的圣相,不是‘海市蜃楼’”(《台州佛教》1996总100期),而这次的开光圣迹,是惊震五湖四海的——“大佛办”向年终大会总结报告说:“南海观音的开光,震动世界,轰动全球”。省内各级电视台、上海电视台、中央电视台,都报道了南海开光法会的实况。浙江、上海等地报刊、及中央人民日报都刊登了南海观音照片,并报道了开光消息。特别是当戒忍法师,宣布“开光开始”,在东南方浮云之中,观音显灵——佛光直照在南海观音立像及整个法会上。接着,东海之上,呈现一道佛光。这时,会场掌声雷动,个个转向朝拜,许多摄影师,都拍下了真实的镜头。

这里要说的,更其是圣像筹建过程中,不可思议的事迹,此事迹在“大佛办”统战部王玉良付部长的总结报告中,说来是非常感人的!这一工程,把造火箭的尖端技术都用上了,如风动试验、抗风防震、铜体悬挂、等。矗立的圣像,可以抵禦十二级台风、八级地震的震撼。参建的有洛阳“铜加工厂”、航天部702研究所等10多个部门。从广东到福建、从北京到河南、从上海到湖南、杭州到舟山,诸多的器物材料单位,猶如一帧巨大的蛛網,丝丝網端都汇集到了“观音圣地”。开挖了8156平方米的土石,平整了8232平方米的座基面积,浇灌钢筋混凝土6000多立方米。单是花崗石的装饰面积就占6187平方米。中层前后四个緾龙柱,每个造价20万元。

在建成的速度上,更令人难以置信——香港“天坛大佛”,十多年后方建成,而“南海观音”从签订合同到开光,只有二年时间,而实际建筑是1996年4月11日动土开工,至1997年10月中旬完成,仅仅一年零六个月。从建造起,无论是高空作业,乃至频繁的穿梭“枝叶搭配”,始终如一个有机的统战整体,根本不曾发生过一点工伤与事故!就是那跨越驰驶好几个省的“车水马龙”之运输车阵,也似乎“神助”般安全顺利,既于施工达到如响应声的高效,而且节约了资金。“大佛办”王付部长报告中说:“我们深深地体会到——凡是南海观音的事,无论到那里,都是畅通无阻的!如‘立项、征地、砍树等’,好象观音菩萨就在我们身边,基本上有求必应!”

南海观音在塑造上是深符人心的,有个国外贵宾向记者讚嘆:在中国,这是我看到的最好观音像!的确,圣像的铸塑前,曾经过近十尊模式小像,仔细“推敲”,广集众智,最后由妙老决定“飘海妙相”——是陈氏兄妹的“缩样”。圣像的浇铸,是用“仿金”铜合金——是全世界第一个用来铸造佛像的,许多来宾都认为“镀金”,人民日报也刊登是“镀金观音”。不过,在浇铸圣面时,的确熔入了数千克黄金。

南海观音的建造过程中,最为突出多、快、好、省、的四好之一,是“省”字——来参观的人们,浏览了后说:此造价需一个亿。然参予建造的人们,上自“大佛办”工程领导,下至各个工作人员,个个想到:此中诚助的“信资”来之不易,而每一铸一焊,都是灌注着不辜负亿万人民的愿望之心意——劳动上往往是“忘我地争赶”。这里且举二个例子:工程主任张家华,他在上海有自己的一家拉丝厂,营业额每月在30万左右,然而他牺牲个人利益,来到了圣像工地,妙老给他一千元的月工资,他只领取750元。且初来不服水土,常拉肚子,他置之不顾,日日夜夜,一心撲在工地上实干、苦干,不遗余力。大会上他说:开光时佛光所感动我的,远远地超过了金钱、物质!另一个是普济寺当家道慈法师,把信众供养他的香金、佛襯、单银、等所聚,一古脑儿献给了南海观音——五万元。自己不留一分钱。张家华与他,为确实获得购石料及施工法的第一手资料,三下福建,深入考察。为工程节约了200万元左右。于前亦节约了213万元。南海观音建造中,正因为有如是的全心全意为工程大事的领头人,发挥集中了广大“指战员的信、智、妙、德”不可思议力量——总工程全部费用只三千万元!

附:《台州佛教》1996年总100期

佛菩萨显应的圣相不是“海市蜃楼”

普陀山佛学院  沈仁岩

普陀山是观世音大士道场,显应现相的事,屡屡见闻于国内外,人们不辨,谓为“海市蜃楼”,这是错觉,“海市蜃楼”是可思议的,即可以按科学以物理现象分析的。而应显的圣相是不可思议的,不能用任何世俗法思辨的。

沙漠里,虚空有时会出现树木、湖沼等幻象,这是水分子蒸升与阳光照射,将就近地面上的景物反映在清空中,人们唤作“海市蜃楼”。这幻影中的景物,因其中地面景物的“投影”所以都可以在地面找到投影物,且一般多为“倒影”。而圣相并非这种“投影”而是“感应”的瑞徵。例如1981年4月28日,新华社曾报道:此日海上风平浪静,下午在风景胜地百步沙游人突然看到普陀山梵音洞上空,五彩瑞云,云中缓缓露出一座琉璃黄墙、巍峨庄严的千年古刹……。这五彩瑞云,显然非属“投影”,则瑞云中巍峨古刹也就可智决了。这与1916年8月孙中山先生在佛顶山所见到“奇观”相一,孙先生感奇而记之:

余因察看象山、舟山军港,顺道趋游普陀山,同行者为胡君汉民,邓君孟硕,周君佩箴,朱君卓文,及浙江省民政厅秘书陈君去病,所乘“健康舰”舰长任君光宇也。抵普陀山,骄阳已斜,相率登岸,逢北京法源寺沙门道阶,引至普济寺小住,由寺主了余,唤肩舆出行,一路灵岩怪石,疏林平沙,若络绎迎送于道者。纡回升级久之,已而登佛顶山天灯台,凭高放览,独迟迟徘徊,旋赴慧济寺,才遥瞩,奇观现矣!则见寺前恍然矗立一伟丽之牌楼,仙葩组锦,宝幢舞风,而奇僧数十,窥其状,似来迎客者,殊讶其仪规之盛,备举之捷,转行近益了然,见中有一大圆轮,旋极速,莫识其成以何质,运以何力?方感间,忽杳然无迹,则已过其处矣。既入慧济寺,亟询之同游者,均无所睹,遂诧以为奇不已!余脑脏中素无神异思想,竟不知是何灵境!然而环眺于佛顶山时,俯仰间,大有宇宙在乎手之概,而空碧涛白,烟螺数点,觉平生所经无似此清胜者,耳闻潮音,心涵海印,身境澄然如影,亦即形化而意消!呜呼,此神明之所以通欤!下佛顶山,经法雨寺,钟鼓镗答声中向梵音洞而驰,暮色沉沉,乃归普济寺晚餐,了余、道阶,精宣佛理,与之谈,令人悠然意远矣。

民国五年八月二十五日    孙文 志

孙中山先生是素无神异思想的人,而见伟丽牌楼,仙葩组锦,宝幢舞风,这非是普陀山地面景物所有,特别是迅速旋转的大圆轮,使他真实地感到“何质所成?何力所转?”的惊奇!而奇僧数十,仪规极盛,举礼诚捷,全似迎客之状!行近观之更加了然!而同游数人,竟无睹者!这就是孙中山先生人格的“感应”。

1989年秋,普陀山举行“全山佛像开光和妙善方丈升座”盛典,九月十九日人山人海,简直满塞观礼的国内外人众,进了出不来,外围的进不去!那天早晨,妙善老和尚由仪队开道,僧众拥簇,从法雨寺向普济寺行来,其时法雨寺即闻天乐幽游,闻者惊传。于大殿上香时,空中显现观音大士圣容,及龙虎相随,群众大声惊呼,挤在殿内的无法出去,永定法师个子高大拼力挤向呼叫处仰瞻。我事后向他问之,他把所见记述纸上,原文复印给编辑部,此录其记:

仁岩师高察:

师以仁慈利生之心,徵文于余;余虽不学无文,但以见闻,亦可具实而答。

盖于九月十九日大喜之日,妙老升座;时已近午,老人于方丈殿中上香;德容慈祥威仪肃穆。希有盛会大众云集,莫不欲争进大殿以瞻圣容者。执事者恐乱仪规,故有阻于外不让进者;众以仰慕心切,多有嘶叫悲啼者,正此时也,观世音菩萨之圣容忽于空现。复有龙虎相随。外有仰而见者呼叫;众皆仰观,叹为希有。余闻呼叫既奔向前,随人之指看去,因去之迟,惜未得睹全容,唯见衣带飘扬于晴空渐逝。

按:九月十九日于法雨寺上空,众人闻天乐盈宇,惊奇传扬。

大哉!妙老之盛德,感菩萨而示现。

妙哉!菩萨之方便垂慈,悯穷子悲仰,现妙容以慰其苦心。

余幸见闻,以志其实。是望吾师再以走访丰硕其记,笔润成文,以为流传起信云耳。

因为此显应在惊呼声中之外众都见之,而且描述惟妙惟肖。不过我只在于证明这种不可思议感应,非是“海市蜃楼”;故不多以人所见者笔润其相。再以二则亲瞻圣迹,录入著作中者,以为同证。

一则是高鹤年居士《名山游访记》卷二,“五台山游访记”,记云:时,狂风大作,雨雪交加,顷刻之间,风雨稍息,石室之风,水有寸深,难以度夜,只得冒风雨而行,阴云遮覆,当午如同深夜,四面悬岩,觅路不得,忽见云中隐隐有牧童骑牛而过,余随询之,牧童不答。余行快,牛也快,余行慢,牛也慢,约行三四里许,豁然云开万岭,光照大千,瞬目之间,人牛俱不见矣!奇哉怪哉!彼时历历分明,毫不昏昧。余若造妄语欺人者,永堕拔舌地狱也。

高居士是个大德,终身行脚为道,把家宅舍作“年老妇女净土院”。这次于五台山逢上风雨恶劣气候,山中墨黑一片,无法举足,忽见牧童行牛,将他引出,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:在此如同深夜的危山风雨中,若无圣显引出,如何能于悬崖深壑中,安然行得三四里崎岖羊肠小径?事实明明历历故,亲睹历历明明,奇哉怪哉不可思议故,以致高居士发誓说“我若造妄语欺人者,永堕拔舌地狱!”他那需要欺人呢,诚实大德造这种妄语何由?

再一则,是1978年,北京人民文学出版《哥德巴赫猜想》献给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《报告文学集》徐迟著。目录中“祁连山下”一文。由常书鸿口述,徐迟笔记。常书鸿是画家,其时是敦煌艺术研究院院长。该文第五节161页全文记述:

他们到达敦煌千佛洞那天的第一个黄昏,仿佛为了欢迎这些重要的客人,那里显现了一个极不容易看到的圣洁的佛地景色。

头一天夜里,下了一场雨。这在戈壁滩上,是几年也难得碰上一次的。因此,这一天沙土澄清下来了,空气十分透明,千佛洞的洞窟,散布在一条狭长的山岗上。黄昏,太阳沉没到这条山岗背后去,在还没有沉没时,一道灿灿的金光,从这山岗的后面射来,射过密密的洞窟前之一片小小的平川,射到平川那边嶙峋的三危山。当太阳更往下沉时,平川和中间的一道小溪,被荫蔽在深沉的暮色中,只有溪边的树林尖梢还贴着金光。

这时,三危山上却金光闪闪,又过了一会儿,太阳差不多完全沉没了,平川已经黑暗,而三危山上圣洁的金光却格外的辉煌发亮。三危山上出现了一千尊或者更多尊佛,展示了他们的结跏趺坐之状。那嶙峋的岩石,一尊尊佛,全部显圣了。他们须眉毕露了,他们都有圆光。他们有的盘膝,有的垂足而坐,他垂臂袒肉。有的倚侧着,猛兽驯伏在他们足下。全体都合十微笑。最后,他们隐没在缀满群星的夜幕背后。这第一个黄昏,千佛洞的千佛,就延见了常书鸿,让书鸿向他们参见朝拜了。

据唐·武则天之周历(公元398年)《李怀让重修莫高窟佛龛碑》记述云:莫高窟始建于前秦建元二年,时有沙门乐僔,于(366年)游方到敦煌东南的三危山下,此时,黄昏的太阳快要沉入无边际的大沙漠中。突然,乐僔和尚看到奇事——夕阳映照的三危山上,三个山峰金光灿烂,成千上万尊佛,显现在金光中。乐僔深感此圣地显圣境,发愿造窟——佛金身像,如所显地造在窟中。乐僔和尚愿力,开造许多石窟。雕塑了无数佛像。后数年,有法良禅师,到此朝拜,于乐僔所造窟旁,又开凿了一个佛窟。往后,朝拜的人们络绎不绝,窟洞及佛像也与时俱增。至唐,佛像已有千尊以上,称为“千佛洞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